长期以来,我们都认为围棋是人类最为自豪领域。纵横 19 条线,只 361 个交叉点,优雅简洁,却千变万化,合法的局面数量远超全宇宙原子的数量总和。小小棋盘蕴含博弈精髓,被视为人类智慧的象征。但结果我们都知道,人工智能在17年狂虐九段高手李世石之后,18年完胜世界第一高手柯洁,我们的骄傲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此后,有不少人将目光转向了设计领域,认为机器是不懂设计的,至少人类设计和机器设计之前存在着不可逾越的。想想也颇有道理,设计需要对生活的感悟,从生活中寻找灵感,需要设计师的想象力、创造力。不同的画作,不同的风格,不同的岗位需要,他需要的不是刻板的工作,而是灵活多变。

但这一切,也随着阿里 “鲁班” (之后改名为:鹿班)的出现迎来了挑战。在 16 年的双十一亮相之时,当时他的设计实力就已是阿里 P7 级别的 “高级设计师”。什么概念,P8 级别以上的设计师少的可怜。但注意,我这里说的只是设计实力,如果考虑到设计时间,他几乎是无敌的,每秒上千张出图的效率,一首凉凉送给人类。

但我们依然心存机会,认为他只是做的快,做的可用,但没什么创作能力。但直到前几天,在央视播出的《机智过人第二季》的最后一期,阿里鹿班向我们好好秀了一把肌肉。

节目要求是这样的,让鹿班和人类设计师同时做两轮设计,产出的作品让现场观众投票认为是 “鹿班” 的作品,的票数最高的作品都不是 “鹿班” 创作的,即通过检测。实质上是两轮 “图灵测试”,这是现在通用的测试人工智能是否达到人类水平的判断标准。

 

第一轮:汽车海报设计

汽车海报是平面设计领域常见的需求,这次是以现场赞助商的汽车为例,在两小时的时间内,以卓越的加速性能为主题,进行商业海报设计。

人类选手这边是三人,是两名4A广告公司设计师,其中一位还是资深设计师导师,另一位是大型互联网公司设计师。这里插一句,4A广告公司是 “美国广告代理协会” 的称呼,在设计圈如果你是从4A广告公司出来的,工作虽然不能说任你挑,但也差不多,可以说很有含金量。

他们都表现出鹿班不可能达到他们水平的态度,任务刚一开始,“鹿班” 就做好了,等到他们都完成后,作品放在一起展示,这时还真有些发懵,哪个是 “鹿班” 设计的?

自己心总默默给出一个答案,在文章末尾我来揭晓,现场观众是没有投票选出来。

 

第二轮:《孙子兵法》封面设计

第一轮 “鹿班” 赢了,我们可以找理由说他在这方面训练的太充足了,不算。好,第二轮书籍封面设计 “鹿班” 没做过,而且他也不可能 “读” 过《孙子兵法》。光要求,胜利的橄榄枝就在向人类招手。

再看选手这边,中央美术学院(简称:央美)院长带的两名设计师,一位是中国首位国画女博士,一位是知名服装品牌创始人。中央美院是中国八大美院之首,只要是顺利毕业的学生,简历上写着央美毕业,找工作都轻轻松松的。

估计你也注意到了,我在说选手背景的时候都会提他们找工作的情况。因为一个商业作品的好坏,不仅要看他的美学成份,还要能满足客户、满足市场,要有人为此买单,而不是一个自嗨的产物。他们的作品都能经历商业市场的检验,这不仅是自身设计实力的体现,也是权衡时间、商业考量、受众喜好做出的答卷。

同样,“鹿班” 秒完,待所有选手上传完作品之后,这次你再选选那张是 “鹿班” 的作品,或者说你认为哪张是机器做的。

什么,图太小看不清,没关系我有放大的。

 

一号作品

 

二号作品

 

三号作品

 

记住自己的选择,现场观众的投票结果,嘉宾选的作品,甚至连央美院长,全部选错。

 

三号作品是鹿班做的。

 

再回头看第一轮的结果,二号作品是鹿班设计的。

 

要阻止科技吗

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,我作为一名设计师深感震惊!平面设计这个领域,已经没有多少人类的空间了。如果连设计,这种最难被分析,最难被量化的领域也被人工智能攻克了,我们的骄傲,我们的优越感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虽然现在人工智能还在襁褓之中,但我有理由相信,未来我们的很多工作内容都会被更为廉价、更为高效的人工智能所替代。我们不该去阻挠科技的发展,我们要顺应这个趋势。

就像 1952 年伦敦大烟雾事件发生之后,占英国能源结构 90% 的煤炭,被大幅代替,很多煤矿和煤油工厂关停。那工人怎么办。用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的话说:我们的就业人数是历史最高的,当一个产业正在被淘汰的时候,会有另一个产业冉冉升起。

让我们怀着拥抱未来的心态,欣赏一下 “鹿班” 的英姿。